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微风飘来了丝丝缕缕的糖葫芦的味道

2017-09-21 05:32

 
  爸爸妈妈,你们在哪
  
  那一年,我八岁。下午放学后,我一蹦三跳地走在逶迤的山间小道上。路两边绿草茵茵,零星地点缀着五彩缤纷的野花,彩蝶在
 
我身边飞来飞去。我一会儿摘朵小花,一会儿追追蝴蝶,不知不觉就窜到了我家门前。
  
  “今天杨树村的庙会真是热闹啊!幸亏我俩去了。”两位十七八岁的姐姐与我擦肩而过,她们叽叽喳喳的话语长着翅膀飞进了我
微风飘来了丝丝缕缕的糖葫芦的味道
的耳朵。
  
  庙会?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?我也去看看。
  
  我急速跑到堂屋,把书包随地一扔,蹭的一下,像脱缰的小马驹一溜烟地跑出了村外。杨树村和我们柳树村是邻村,山里的孩子
 
整日漫山遍野地疯跑,去邻村逛逛又算什么?
  
  太阳虽然已经爬到了西山,不过庙会依然人流如织热闹非凡。
  
  “糖葫芦,糖葫芦,又酸又甜的糖葫芦......”不远处,。那股又酸又甜的味道就像一根无
 
形的丝线,悄悄地缠上我的双脚,把我拽了过去。
  
  “小朋友,你要买糖葫芦吗?”卖糖葫芦的大叔眼睛亮亮地看着我。
  
  “我,我没有钱......”我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。
  
  “去!去!去!没有钱,去一边!别耽误我做生意!”
  
  “小朋友,你想吃糖葫芦吗?叔叔给你买好吗?”循着声音,我抬起头来,眼前赫然站了一个又高又帅的陌生叔叔。
  
  “恩!”
  
  “小朋友,拿着糖葫芦,快点吃!你还想吃什么?叔叔给你买!”
  
  当我吃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时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位陌生的叔叔。就这样,陌生的叔叔领着我在庙会逛来逛去,给我买了好多
 
好吃的好玩的,其中还有一辆玩具火车。
  
  “你想坐真的火车吗?真的火车吐着白白的烟雾,可好玩了!”
  
  ”想啊,想啊,我还没坐过火车呢!”听到陌生叔叔的提议,我激动得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。
  
  我跟着叔叔兴奋地坐上了火车。火车趴在轨道上咣当咣当地行驶着,真的喷着长长的白白的烟雾,就像一条巨龙,好威风。
  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忽然想起了爸爸妈妈,“叔叔,我该回家了,要不爸爸妈妈该着急了。”
  
  “好,到了火车站,叔叔就送你回家。”叔叔笑眯眯地瞅着我。
  
  到了火车站,我被叔叔领着下了火车。这时,不知从哪里来了两个人,把叔叔拽到一旁,趴在叔叔的耳朵上说着悄悄话,还唯恐
 
我听见。
  
  “这叔叔难道是坏人?难道他想把我卖了?”我吓得一个机灵,赶紧钻到了旁边一辆静止的火车下,惊恐地趴在铁轨上。
  
  叔叔和那两个人不见了我的身影,急忙四处寻找,“到手的鱼儿,又让他跑了!这小兔崽子,还挺机灵的。”
  
  我趴在火车底下,一动不敢动。等他们走远了,我才爬出来,随着人流挤进了一辆即将行驶的火车。咣当咣当,火车终于停下来
 
了。我下了火车,一下傻了眼。
  
  这是哪里?我的家在哪里?
  
  我急得嚎啕大哭,边哭边喊妈妈,可是除了漆黑的夜色,没有人理会我。人们都行色匆匆地赶向了四面八方,我也被人流裹携着
 
向前走。
  
  从此以后,我便成了一个到处找家却一直找不到的流浪儿。
  
  饿了,我就去垃圾桶找点吃的。渴了,我就去喝点河水。晚上,就找个避风的旮旯倒头就睡。
  
  有一天,天比较冷,我冻得浑身发抖。我发现厕所旁边有一件人家扔的破衣服,我好高兴,如同见到宝贝,我赶紧捡起来穿在了
 
身上。真暖和啊,就像妈妈温暖的怀抱。可是没几天,我整个身上奇痒无比,无论我怎么抓怎么挠,还是痒。不行,我得去洗澡。
  
  已经到了深秋,河边的树叶已经变黄,纷纷从树上落了下来。它们是要回到大地妈妈的怀抱吗?可是我的家在哪里?我的爸爸妈
 
妈在哪里?我的眼泪禁不住吧嗒吧嗒落了下来,河水仿佛也听懂了我的悲伤,呜呜地和我一起哭泣。
  
  我脱下衣服,发现身上有许多小红点点。这时,岸边正好有一位钓鱼的大爷看见了,他说,“孩子,你这是生病了!你得赶紧用
 
盐巴搓搓,要不你会死掉的!”
  
  死掉?不!我不能死!如果我死了,我爸爸妈妈该多么难过!
  
  “孩子,明天这个时候你再到这里来,我给你盐巴!唉!可怜的孩子!”就我这身行头,大爷一眼就看出了我是个流浪儿。
  
  第二天,当我用盐巴搓在身上时,一股钻心的疼席卷全身,我赶紧猛地扎进水里。等我从水里爬上来的时候,整个身上褪了一层
 
皮。
  
  真的不敢再用盐巴搓了,疼死了,可是不搓也不行啊,因为我不想死,我也不能死,我还要去找我的爸爸妈妈!
  
  就这样,我用盐巴搓了一些日子,你别说,还真好了。红点消失了,身体也不痒了。
  
  慢慢地我学会了乞讨,遇到好心的叔叔、阿姨、爷爷、奶奶,他们总会给我一些食物。有时,他们也会给我一点零钱。就这样,
 
我从八岁也长到了十二岁。也就是从那一年,我开始给人家擦皮鞋。擦一双两块钱,一天下来,我能挣一二十块钱呢。我特别开心,
 
我终于可以吃上热气腾腾的包子、面条了。挣的钱我不敢放在口袋里,我怕丢了,我就把它塞在袜子里。等到下午收工时,我就拿着
 
这些零钱去旁边的门市部换成整的。那段日子,虽然很辛苦,但是我很开心,因为我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了。
  
 

上一篇:感谢朋友们用一双宽容的耳朵听秋水絮叨 |下一篇:学生哪位老师的怒火不蹭蹭地升腾而起